真人娱乐平台_线上真人娱乐_真人娱乐app下载_榆林市聚能宝能源有限公司,现金开户

联系我们

当前位置:主页 > 联系我们 >

改革,让人才尽展其能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时间:2018-05-07 09:23

  成都高新区坚持以更高层次的开放,倒逼更深层次的改革。已连续举办11届中国—欧盟投资贸易科技合作洽谈会,建成了中国—欧洲中心、中韩创新创业园、新川创新科技园等国际合作平台;实施国际顶级科技园合伙人计划,推动与美国硅谷、法国索菲亚等全球创新高地建立稳定的人才、项目、技术合作关系。一系列的改革开放措施,使高新区的企业可以深度融入全球创新链、产业链。
  近日,雪峰科技发布了2017年年报和2018年一季度报。
  2017年,雪峰科技营业收入127344万元,同比增长37.2%;归属母公司股东净利润1846万元,同比增长174.23%。
  上市第三年,雪峰科技终于扭转净利润逐年下滑的颓势,扭亏为盈,避免了披星戴帽的命运。
  不过,投资者不应该高兴得太早,细看其财务数据,也许会发现些什么。
  雪峰科技,全名新疆雪峰科技(集团)股份有限公司,2015年5月上市,主要从事民用爆炸物品工业炸药、雷管、索类火工品的研发、生产、销售、配送,以及为客户提供爆破工程整体解决方案等相关服务。
  一位上海的证券从业人士直言,从它上市后三年的业绩和各种表现来看,雪峰科技如果此时申请IPO,是不可能成功的。
  上市后业绩变脸
  上市后的雪峰科技,和上市前不一样。
  上市前后,雪峰科技在营业收入上稳中略有波动。
  不过,雪峰科技上市后,直观表现经营业绩的净利润指标却出现了大变脸。
  以雪峰科技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的净利润(该指标把资本溢价等因素剔除,只看经营利润的高低,较直观地反映了企业的经营业绩)为例。2015年上市的雪峰科技,上市当年,扣非净利润从2014年的7142万元下降至2456万元,下跌66%,上市第二年,即2016年,扣非净利润直接为负,亏损4557万元,同比下降286%。
  值得注意的是,雪峰科技的扣非净利润下滑始于2012年,连续5年持续下降。2017年扭亏为盈,扣非净利润回升到2036万元,仍低于上市首年数据。
  对于雪峰科技上市后2015-2016年的业绩大变脸,中邮证券研发部首席策略分析师程毅敏对记者表示,业绩大变脸很难断言企业是否为了上市而粉饰业绩或者造假,有可能是其行业本身有波动,或者企业营运方面薄弱,这些需要比对公司增速和行业增速。
  记者发现,雪峰科技在招股书中的数据显示,和同行业公司对比,各指标不落下风。上市后,财汇大数据显示,雪峰科技多方面数据不再优秀,企业价值、营业收入、净利润、净资产收益率全部低于行业中位值。
  值得注意的是,虽然2017年雪峰科技的扣非净利润已扭亏为盈,但还是有两项数据在下滑。
  记者发现,雪峰科技的销售毛利率从2014年开始至2017年,连续4年下降。
  与此同时,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则从2012年开始下滑,至2017年为-7064万元,较上年同期减少10287万元。
  一位注册会计师向记者表示,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大幅下降,意味着企业在经营方面的质量不如前一年,从其财报数据可以看出,雪峰科技的经营质量,一年不如一年。
  4月19日晚,雪峰科技同步发布了2018年一季度财报,公司2018年1-3月实现营业收入2.95亿元,同比增长115.78%;化学制品行业平均营业收入增长率为28.54%。不得不提的是,雪峰科技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1845.71万元,同比增长26.52%,但依然在亏损。
  高管离职、违规多、股东减持
  上市之后,雪峰科技经营之路不顺,看似光鲜的营业收入背后,其他关键指标表现不佳,而企业的问题开始暴露。
  2017年至今,雪峰科技总经理、代理财务总监、副总经理等不断离职,其中不乏持股股东。在不得已的情况下,董事长康健现代理总经理职务。
  据了解,雪峰科技的实控人为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人民政府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2017年11月实控人将持有的雪峰科技30.71%(近20亿股)全部无偿划拨给雪峰控股,但公司的实际控制人不变。
  值得注意的是,陪伴雪峰科技登陆A股的财务总监周某在2016年4月21日,即上市一年内,离开雪峰科技,随后接任的财务总监柳某于2017年3月24日也选择了离职,且两位财务总监均曾遭受过证监会的处罚。
  而上市三年,雪峰科技财务负责人一年一换,也难以让人忽视。
  此外,记者从天眼查查到,2016年12月,雪峰科技收到乌鲁木齐市天山区地方税务局的处罚决定,类型是“其他逃避缴纳税款”。
  雪峰科技股东和子公司涉及的风险达26条,股份公司设立时,占比4.726%的第三大股东高能控股有限公司,目前已成为最高人民法院所公示的失信公司。
  另外,为了扭转亏损,雪峰科技曾试图通过资本运作打造新的盈利点,不过大多以失败告终。 如今,成都高新区人才潜能不断释放,正引领产业变革。各类高层次人才先后创办出蓝光英诺、奥泰医疗、优途科技、先导药物、准星云学等一批高科技企业,研发出全球首创3D生物血管打印机、国内首款智能掌上超声设备、国内首台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超导磁共振医学成像系统、国内首个“药物种子库”、国内首个获准欧盟上市的中成药等重大科技成果,使成都高新区向“国际创新创造中心、世界一流高科技园区”的目标不断挺进。 “到本世纪中叶,跻身世界一流高科技园区前列,成为全球科技与产业创新的重要策源地之一。”在日前召开的工作会议上,成都高新区确定下30年后的远大目标。
  信心源于他们手中握有一把打开“希望之门”的“金钥匙”——改革。去年,成都高新区地区生产总值同比增长10%,各类型企业总量超11万家,其中,创新创业企业总量达1.65万家,高新技术企业1058家,企业注册资本突破万亿元大关,全年进出口总额达2735.4亿元,增长59.7%,占四川省59%。
  改革,为发展赢得先机
  30年前,伴随着改革大潮,成都高新区在一片油菜花地里诞生。30年后的今天,这里高楼林立,快速成长起以电子信息、生物医药、新经济为重点的创新型产业集群,形成了自主创新与开放合作并重的产业生态。
  2017年,成都高新区电子信息产业制造业企业实现总产值2515亿元,同比增长17%,软件信息服务业实现主营业务收入680亿元,增长36.4%。在集成电路、新型显示、软件与智能终端领域形成产业集群,已在全球电子信息产业版图占据重要一极。
  生物产业连续多年保持20%以上的增长速度,去年实现主营业务收入162亿元,并形成现代中药、化学药、生物技术药物、医药外包服务等特色产业集群。我国第一台具有完全自主知识产权的超导磁共振医学成像系统就诞生于此。
  在新经济领域,成都高新区实现企业快速聚集,去年实现产值1700亿元,占全区总产值23%,在人工智能、虚拟现实、传感控制、大数据、先进环保等细分领域涌现出一批高成长企业。
  成都高新区管委会副主任陈洪涛告诉记者,成都高新区从诞生开始就承担着发展先行区的重任,推动各项改革先行先试。近几年,成都高新区先后被授予国家自主创新示范区、全面创新改革试验区、国家自由贸易试验区等多块改革“牌照”。“这就要求成都高新区要进一步大胆闯大胆试,率先落实国家战略部署,为国家高新技术产业发展作出突出贡献。”陈洪涛介绍,成都高新区先后在科技与金融结合、科技成果转化、知识产权保护、人才引进等多个方面不断改革体制机制。正是得益于手握改革这把“金钥匙”,成都高新区才得以为自身发展赢得先机,并走在全国高新区前列。
  改革,破解融资难题
  位于成都高新区的极米科技公司2013年11月挂牌成立,4年半后的今天,公司已是资本市场的“香饽饽”,先后获得多轮总计达10多亿元投资。然而,创业初期的极米科技在资本市场也有不顺利的经历。虽然他们率先推出的“无屏电视”深受市场欢迎,但由于极米是轻资产的科技公司,当时既没有生产线,也没有房产,“接触过多家银行,都因为没有抵押担保,银行没法提供贷款”。说起公司创业初期贷款的情景,极米科技公关总监郭雪晴语气中充满了无奈。
  最终帮助解决燃眉之急的是一个面向中小企业的一站式投融资平台——成都高新区打造的盈创动力科技金融服务平台。2015年底,盈创动力通过高新区政策性贷款产品“成长贷”为极米提供了500万元贷款。如今,快速发展的极米推出的无屏电视在全球同类产品中市场占有率保持第一的位置。
  盈创动力总经理黄悦告诉记者,科技型中小企业是成都高新区创新创业的重要主体,因其轻资产和较高的市场风险,如果不在投融资体系上改革创新,将难以解决普遍面临的融资难、融资贵、融资慢的问题。如何破解?惟有改革。成都高新区盈创动力通过搭建债权融资、股权融资、增值服务三大服务体系,打破企业和投融资机构信息不对称的壁垒,为科技型中小企业提供全方位、全链条、全过程“一站式”投融资服务,实现了对资本供给侧和需求侧的快速精准匹配。截至2017年底,成都高新区盈创动力累计为5400多家中小企业提供债权融资超过430亿元,为400多家中小企业提供股权融资74亿元,为1.9万余家次中小企业提供投融资增值服务,助推80多家中小企业改制上市。
  改革,让人才尽展其能
  党的十九大报告指出,人才是实现民族振兴、赢得国际竞争主动的战略资源。成都高新区30年的发展历程也一再证明,人才是经济社会发展的第一资源、第一动力。
  4月8日,成都高新区发布《实施“金熊猫”计划促进人才优先发展的若干政策》,提出力争到2025年引进2万名高层次创新创业人才,打造全球人才活力区。“成都高新区要打造国际创新创造中心,高质量建设世界一流高科技园区,人才资源的聚集刻不容缓。”相关负责人介绍,“金熊猫”人才政策涵盖从人才引进、培育、服务到创新创业、投融资、科技成果转化、市场开拓的全链条。同时,政策明确,在落户、子女入学、医疗保障、政务服务等方面,对“金熊猫”人才提供“绿色通道”,让各类人才“安得了家、扎得下根”。
  截至目前,成都高新区拥有各类人才48.2万人,柔性引进诺贝尔奖获得者5人、两院院士19人,聚集国家“千人计划”123人、省“千人计划”349人,累计吸引3841名高层次创新创业人才创办企业1687家。近三年来,累计给予人才扶持资金11.78亿元。
  引才只是第一步,用才、留才同样重要。国家“千人计划”、归国博士陈博对成都高新区真诚支持人才发展印象十分深刻。他告诉记者,他回国后先后在上海等地成功创办生物医药公司。2016年,陈博受邀在成都开启第3次创业历程,创办了康诺亚生物医药科技有限公司。到成都两个年头,公司办得十分顺利。从办公场所到资金,高新区给予了全方位的支持,甚至公司股权架构等方面的问题也可以从高新区有关方面得到很专业的建议。